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校新闻 >> 课程改革 >> 正文

中国高考改革的昨天、今天和明天③丨不断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考制度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08日 09:29 作者: 点击:[]

中国高考改革的昨天、今天和明天③丨不断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考制度

03不断完善具有中国特色的高考制度


高考是一场高利害关系的博弈,它不仅与考生的命运息息相关,而且与教师、学校、地方教育行政部门的业绩紧密相关,与高校的生源质量紧密相关。当实施这样一个牵动人心的重大变革的时候,各利益相关方都希望实现利益的最大化,有这种诉求是十分自然的。外在的功利目标和高考改革的内在诉求很可能不一致,如果对此估计不足,就容易偏离改革目标,这是此前历次高考改革不断波折的重要原因。新高考改革也无法回避这样的挑战。从上海、浙江高考改革试点的情况来看,如下几个方面的问题尤其值得重视。

1. 如何在增强选择性的同时提高学生的科学素养,避免弃难就易,造成物理等科学素养的下降

等级性考试“6选3”的制度设计在较大程度上增加了学生的选择权,但在增强选择性的改革目标较好达成的同时,也带来了等级赋分制所导致的学生避考物理的现象。为了避免不同学科引起的分值差异,上海和浙江两地均在计分时按照考试群体进行等级划分,再转换为相应的等级分,最终计入高考成绩。每门选考科目按百分比计等级,前1%计A+,前2%计A,依此分为若干等级,在高考录取时再折合为分数,每个等级相差3分,A+计入高考的分数为100分。在以高考总分录取的制度下,由于物理获得高分的难度明显高于其他学科,从而导致一些爱好物理、数理思维能力强的学生也不敢选择物理,造成物理选考人数逐年下降。从上海市所有高中的选考情况看,2014—2016年间,全市选考物理的学生所占比例稳定在28%左右,但实施“6选3”模式后,2017年全市选择物理科目的学生比例下滑到16%。浙江省的数据显示,2017年浙江全省选考物理的学生占普通高校招生报名人数的30%多一点,而2016年选择理科综合的学生占63%。可见,实行新高考之后,选考物理的学生几乎减少了一半。[17]

更应引起关注的是,这一趋势已经向高二、高一年级传递,选考、选学物理的比例可能进一步下降。在调研中,有多所高中学校的教师、校长反映,其所在学校的高二、高一学生选考物理的人数又有下降。

当前按照考试群体进行等级划定并赋予相应分数的计分方式,使得学生的最终成绩不仅取决于自身的学业能力,还要看运气(要看有多少人参加考试和参加考试的考生水平如何),这容易引起高中学校之间、学生群体之间出现“田忌赛马”的现象,即以自己较弱的学科去和别人较强的学科比,以自己较强的学科和别人较弱的学科比,以获得整体上的分数优势。这种不是通过提高自己学习成绩,而是通过投机的行为来获得升学机会的做法,显然违背了高考改革的初衷。

2. 如何科学有效地进行综合素质评价和使用评价结果,避免综合素质评价的结果不被采用或误用

高校在录取时参考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这是新高考改革的一个亮点,对推进中学素质教育起到了积极的导向作用。但关于什么是综合素质,怎样测量综合素质,怎样运用综合素质评价成果等问题,目前都还有待进一步研究。现在采用的是在中学进行综合素质计分的方法,忠实记录学生在德、智、体、美、劳等方面的表现,为高校录取时提供参考。但不同教师、不同学校记录的方法和内容不尽相同,记录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也存在差别。数据表明,仍有多数校长和专家对学生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真实性存在顾虑。这种对信息真实性的顾虑,不仅影响到综合素质评价信息在高校录取中的使用,而且将给高校对学生的综合素质评价带来更高的成本,因此有必要思考如何在引导素质教育、提升学生综合素质的同时,提高高校选才的科学性和专业性。

国内一些中外合作办学的大学,如上海纽约大学、宁波诺丁汉大学、苏州利物浦大学等在评价学生的综合素质时,借鉴了国外大学的录取方式,能给我们几点重要的启示:第一,综合素质评价的主体是高校而非高中;第二,综合素质的内容主要是看学生在面对复杂问题时综合运用所学知识解决问题的能力;第三,评价的手段主要由一系列测评环节构成,比如提交报考志愿、参加小组讨论、合作完成学习任务、同时完成临时任务、辩论、进行课题设计等,由多位考官从不同角度给出分数(在这个过程中,不同环节间的要素设计和有机联系非常重要);第四,程序设计要能够保证全过程的公平、公正、公开、有效。

3. 如何进一步提高高考计分与分数合成的科学性

根据上海市高考综合方案的政策安排,等级性考试科目以等级赋分制来呈现考试成绩,即以高中学生成绩合格为赋分前提,根据事先划定的等级比例,各科考生在选考人群中处于相同位序的赋予相同等级,计入高考总分。但在操作中,由于等级比例按规定进行划定,所以极有可能出现两名考生在一门等级考试科目中虽然只相差1分但却相差一个或两个等级的现象,这意味着原始分相差1分,两名考生最终得到的等级分会相差3分或者6分。这种分差在计入高考成绩后对考生造成的影响显然是不能忽视的。

4. 高校如何利用这次改革的红利,提高办学水平和招生能力

高校在进行综合素质评价录取时,通常是通过面试对参加综合素质评价的考生进行评分。在上海、浙江的新高考录取过程中,各有关高校均以高度负责的态度进行了精心组织,总体反应是好的。但在调研中,有部分高中校长表示,在实施综合素质评价后,高校的招生自主权有所扩大,如何保证过程的公平性尤其值得关注。由于社会诚信体系尚未很好地建立,加之学生并没有全面了解高校对综合素质评价信息的使用方法,因此,对于在综合素质评价中是否会出现“拼爹”“开后门”等问题,家长和学校均表达了担心。另外,在此次综合素质评价录取试点中,还存在招生成本偏高、综合素质评价信息使用不便、考官评估能力不一等问题,存在高校开展学校综合评价录取的时间短与校测人数多的矛盾,因而影响了高校综合素质评价录取学生的质量。综合素质评价录取规模的扩大基本上得到校长和高校的认可,但进一步扩大高校综合素质评价招生计划投放指标的前提是,高校需要按照本校的办学理念,形成综合素质评价的校测方案,提高综合素质评价环节的科学性和专业性,提高整体招生能力。

来源:中国教育政策评论

关闭

地址:徐州市铜山新区学苑路2号 电话:0516-80270728  邮编:221116
版权所有:江苏省铜山中学ICP备案号:苏ICP00352865号   技术支持:徐州市华网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管理入口】